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灾祸体质

【鳴佐】《尋找記憶之旅》上

叔鳴少年助

AD-live梗

ooc有

沒住過院,肯定有bug

—————————————————————————

“Mind Dive System治療系統已開啟,請本次記憶之旅的參與遵守好規則,否則系統將于以退出警告。”

“初始目的地已到達,祝您旅途愉快。”

—————————————————————————

這裏是個很奇怪的地方,四周一片漆黑,但是他卻能夠清晰地看到不遠處那個金髮的男人。

男人看到了自己,於是揮動著手臂熱情地向他打著招呼:“喲,好久不見了的說!”

說實話,在這樣一個可疑的地方遇到這樣一個可疑的人,於情於理他都不該走過去,但是轉眼間,他就已經站在了男人的面前。

男人有著一頭扎眼的金髮,剃得很短,幾乎貼緊了頭皮;不算太白的臉上有著六根可笑的貓須,只有那雙碧藍的眼睛稍稍能得到一點點稱讚,但他的眼角還長著幾根皺紋,一笑起來就折成了三折;明明年紀都不小了,動作卻還是和個少年人一樣,不像是個太正經的傢伙,但,也不像是個壞人。

他在心中擅自給男人下了這樣的結論。

“到底是什麼情況?我為什麼會在這裏?你剛才說的我不願醒來又是怎麼回事?”剛一開口他就連問了三個問題,男人撓了撓頭:“真不愧是佐助,一來就問了三個很麻煩問題的說。”他放下手,清了清嗓子,故作認真繼續道:“這裏是你的意識裏,或者說是你的心裏,你受了很重的傷,昏迷著一直醒不過來,醫生們推測大概是你心理出了問題,所以向你的家人提出了建議,通過Mind Dive System的治療,解決你的心理問題。我,就是那個被派來拯救你的醫生的說。”說完,他雙手抱臂仰著頭笑得一臉驕傲。

他嫌棄地看著男人,然後又退後一步上下打量了他一遍。

男人沒有穿著白大褂,而是穿著病號服。

“你不也是個病人嗎?”

男人被識破了身份,也絲毫沒有緊張感,或許他根本就沒想過隱藏,“哎呀,被發現了的說。”他的眼角笑出了三個摺,“不過沒關係,我是不是醫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讓你醒過來。”

男人那張帶著年長者慈愛的笑臉並沒有得到他的迴應,與是男人挺直了背,看著他頭頂的發旋不再說話,氣氛就要變得尷尬了,這時廣播突然響起。

“時間已到,請各位乘上記憶巴士,前往第一個回憶的站點。”

—————————————————————————

這一次,是真的黑了下來,他們看不到彼此,但男人抓住了他的手,他沒有甩開,反而覺得有些安心,一定是因為這發生的一切太不正常了,所以自己的感覺也變得不正常了,他這樣想著。

—————————————————————————

轟轟轟,哐哐哐,嚓嚓嚓的聲音從耳邊掃過,一輛巴士突然就出現了。

男人不著痕跡地鬆開了佐助的手,先他一步打開車門走了進去,佐助緊跟其後。

車上很明亮,也很空曠,除了他們兩人外還有一名看不清臉的司機,佐助試著向他搭話,但是他卻沒有任何迴應。

“你知道我是怎麼受的傷嗎?”佐助突然問道。

“是從高處墜下受的傷,很嚴重哦,現在被包得像木乃伊一樣地躺在床上的說。”

“從高處墜下?怎麼可能,除非有人從背後推。”佐助一臉我不可能做出這樣白痴的事情的表情,男人但笑不語。

不久,等他真正想明白後,臉色沉重了下來:“如果不是謀害,那就只能是我自己跳下來的了。我不願意醒過來,是因為我是自殺的,對吧?”

“……佐助,你真的是個很聰明的人。”男人並不吃驚于他能猜出真正的原因,用略帶苦澀的語氣繼續道:“你的確是自殺,但只是一時衝動而已,像你這樣聰明的人,只要再多些時間肯定就能……”

“警告,該行為是被禁止的,警告,該行為是被禁止的。”

警報聲響起,男人只得把後話給咽了回去,車廂又安靜了下來,男人埋著頭望著地板發呆,佐助走到窗邊,看巴士要如何在一片虛無中駛向那不知在何方的回憶站點。

—————————————————————————

“目的地已經到達,請各位乘客下車。”

這裏,好像是哪棟樓的天台,一陣陣的寒風像刀子一樣貼著身子劃過,衣著單薄的男人打了噴嚏,一邊搓著肩膀一邊跺著腳,“果然第一站是這裏啊…倒黴,我可沒有厚衣服的說…阿嚏!”

佐助彎腰撿起了地上那件出現地恰到好處的橙色羽絨服,遞給男人,男人連忙擺擺手拒絕道:“不用不用,你穿吧,我比你結實,沒問題的說。”

“少逞強了大叔,你鼻涕都流出來了。”佐助把羽絨服往他懷裏一塞,然後立馬磚頭開始尋找有關這段回憶的線索。

男人吸了吸鼻子,看著衣服,眼中流出了一絲懷念。

他穿上剛好合身的衣服跟在佐助的身後,看他毫無頭緒地東翻西找,然後默默的站在了風吹來的方向上。

既然不能給予佐助任何的提示,那只好在他身邊擋擋風了。

—————————————————————————

柺杖,繃帶,菸頭還有泡面碗,這些東西之間能有什麼關聯?佐助依舊是一頭霧水。

“餵,大叔,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你不說點什麼嗎?”佐助蹲在這些雜物面前,抬起頭來問道。

“嗯…我也不是太明白這個治療的規則,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男人沉思了一會,繼續道:“這裏是你和一個…很重要的人初次見面的地方,當時你剛剛經歷了一場大的變故,心理和身體的狀態都很糟糕,你拒絕治療,經常跑到這裏來躲醫生和護士。”

重要的人……佐助把視線定在了那個還剩著半碗湯的泡面碗上,自己是絕對不會吃這種東西的,那既然它出現在這裏,就只能是另外一個人留下的了。

重要的人,是個會跑到醫院天台上吃泡麪的人。

“……是什麼樣的變故?關於學校、朋友還是家庭?”

“是關於家庭的。”男人試探著說道:“有人在你家放了一把火,你的父母為了救你就把你推下了二樓……”

“警告,該行為是被禁止的。警告,該行為是被禁止的。”

男人立馬打住。佐助皺著眉頭,感覺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大火……自己的父母不會是愚蠢到認為跳樓就能逃生的人,一定是有什麼東西擋住了出口,火是人為的,擋住出口的人會不會就是兇手?只有自己逃了出來,那就是說……

“我的父母,死在了火場裏,對嗎?”心中有什麽東西突然明瞭了,男人沒有回話,但佐助已經知道了一切。

我現在是個孤兒了。

—————————————————————————

父親一直很忙,但每天都會按時回家和家人一起吃晚飯,他們談論起白天發生的事情,父親話很少,但也會嗯啊幾句表示自己在聽,這時候母親就會拿著筷子反過來敲敲父親的額頭,“你這個人吶,總是那麽無趣。”父親會抬起頭來看母親一眼,然後低頭繼續安靜地吃飯。看到這裏,小時候的自己會和哥哥相視而笑,畢竟嚴厲的父親也只有在這時候纔回吃癟。

很普通但是又和幸福的一個家,現在只剩下了一個燃盡的黑框架。

—————————————————————————

“走吧,去下一個地方。”佐助站起身來,語氣平淡地說道。

刺骨的寒風一陣陣吹過,他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好像不久前才見過他這副表情。

男人走上前去,將溫暖的羽絨服蓋上了他冰冷的身軀,周圍再次暗了下來,又是一陣的嘈雜,隨後那輛巴士停在了他們的面前。

“請各位乘客上車,前往下一個回憶站點。”

tbc.

不小心把鍵盤設成繁體了……打了大半的字才反應過來,是在是懶得改了,應該不會影響閱讀吧_(:з」∠)_

這篇文手稿已經大概完結了,週末更新,指不定几更,具體看情況吧。







【平佳】 错误

预警:半夜突然发神经写的东西,纯属yy,ooc到不忍直视,如果在意,请把我当个乐子,谢谢。



“冷佳清,我不找你麻烦,你自己滚开。”少年站在他的面前,看着跪倒在地一身狼狈的他,用厌恶的口气这样说道。

————————————————————————

今天的放学路上也少不了那群家伙的身影,不管自己多少次地重复没有钱,他们也会锲而不舍地继续逼问。

那个家,不是我的,什么东西都不属于我。

拳头和脚落在身上的感觉已经成为了习惯,不会太痛了,但是,刀子嵌入腹部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很痛,不管流多少的眼泪也止不住的痛,动手的那人大概没有料到真的会得手,现在看着他痛到扭曲的脸愣在了原地,领头的倒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带着一行人很快地跑掉了。

他在剧痛中逐渐失去了战立的力量,只能捂着伤口跪倒在地上,染血的刀子就掉在不远处,血光和金属光闪花了他的双眼。

啊,我今天可能会死,他突然意识到。

————————————————————————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继续埋着头,任凭伤口处涌出的血慢慢渗入地面。

“不让?”少年皱起了眉头,两人僵持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后,少年不爽地啧了一声,抬脚将他踹倒。

并没有在试探什么,只是意识不受控制地在远离。这样想着,他瘫倒在地,闭上了眼睛。

血???!

少年赶快蹲下了身子,双手用力地捂住他不行渗血的腹部。

不行,止不住!对,对了,急救电话!

少年用染血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颤抖的手指艰难地拨出了120。电话接通得很快,少年飞速地组织着语言,但是他的嗓子突然变得无比干涩,跟接线员说话时他的声音沙哑,甚至发不出声音。温热的血液在指间流过感觉令他恐慌,他颤抖着,用沙哑的声音重复着地址。

他的死,会给那个舍弃了自己和母亲的家庭带来多大的打击?不,现在不是该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真是丑陋啊,我,坐在病床前,少年握紧了拳头。

—————————————————————————

我对他的这份感情,是嫉妒吗?因为他拥有着我不曾拥有的一切。

我对他的这份感情,是憎恨吗?因为他夺走了我曾拥有的一切。

逐渐长大的两个少年,在错误的家庭与错误的感情中迷茫着,成长让他们明白了过去父母的无奈,但那份无奈是正确的吗?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大家?

少年依旧迷茫着。

将一切错误都归咎于那无所不能的上天吧,它以折磨那些渴望幸福的人为乐,看他们为了一点点光明而奋不顾身,最后轻轻一挥手将那份光遮去,我们又再次回到黑暗当中。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叶家兄弟和师生伞修 ooc有


04


苏沐秋和苏沐橙是兄妹,亲生的那种。 这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


叶秋最近有了一个习惯,观察苏家兄妹的日常。


第一节课后,正巧去厕所的叶秋看到了正巧提着东西进办公室的苏沐橙,就习惯性地跟了过去。


少年我跟你讲你这种行为是很危险的。


苏沐橙进去后没锁门,叶秋就扒着那点门缝往里边看,耳朵也竖得老高。


苏沐橙:”哥,你今天又没吃早饭就走了!“


说着把手里提着的东西放到了苏沐秋的办公桌上。


苏沐秋看着妹妹气鼓鼓的小脸,笑着伸出手去捏了一把,”好啦,不气了,哥哥知道错了,哥哥明天一定把沐橙做的早饭全部吃光光再来上班。“


噫,好肉麻啊,叶秋一带入自己和叶修…


我脑子一定出什么问题了。


这样想着,上课铃突然打响了。


叶秋:老师,我想上厕所。


魏琛:小子,你不能因为我上次叫你去了办公室就这样对待语文课,好好待着,不许去。


叶秋:…


05


下雨天。


苏家兄妹同撑着一把伞紧挨着穿过雨幕。


叶家兄弟顶着校服一边跑一边往对方身上踢水。


大晴天。


苏沐橙体育课后回到教室,桌上总会放着苏沐秋提前给她买好的矿泉水。


叶秋唯一一次从叶修手里收到的一瓶冰镇可乐,里面放了三颗曼妥思。


雾霾天。


苏沐秋给苏沐橙备好了三打加厚型的口罩。


叶修往叶秋的口罩上滴了整整一瓶的风油精。


……


有时候,叶秋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没生成个姑娘,才让叶修这厮变成如此丧心病狂的模样。


06


叶修做了一个梦。


梦里,那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少女叶秋,顶着一张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脸,扭动着身躯冲他娇嗔道:”哥哥你好坏坏天天就知道欺负人家嘤嘤嘤~“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梦都成为了他的最不愿回忆起的心理阴影。






下更伞修上线,大概…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跟之前那篇没有半点关系,我就是懒得想标题


叶家兄弟和师生伞修  ooc有



01


魏琛正在上语文课。


”说话啊你们,不要光听我一个人讲,动下脑子…“


【你的选择~没有错~是我欠你的太多~】


叶修的书包里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响声。


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地转来,他淡定回头。


后座的叶秋:???有我什么事?


于此同时,叶修偷偷将手伸进了书包里按掉了电话。


魏琛:叶秋,拿上你的手机找你班主任去。


02


晚自习,张新杰一边做作业一边在管纪律。


叶秋拽着叶修的衣领,迫使他转过身来。


”叶不羞,白天那件事咱们没完!”


”别拽!这衣领越拽越大!”


”拿你那个老年机去把我的手机换回来,下课就去。”


”撒手啊,你还越拽越紧了!行行行,我下课就去,你先撒开。”


两人的动作和音量都不算小,讲台上的张新杰不满地皱起了眉头。


”叶修叶秋你们两个小声一点。“


叶修突然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喜欢老魏就勇敢地去追,你哥我永远是支持你的。“


几道诧异的目光向叶秋投来。


叶秋:cnm


03


阿鲁巴是男人的浪漫。


正所谓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抱冤,平日里作孽最多的人,必然是阿鲁巴进行的重要对象。


请问你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阿鲁巴是?


被连累的叶秋:门框…上面的那部分。


罪魁祸首叶修:【叼烟,深沉状】苏沐秋。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完

亲情向的双叶 ooc有


不用在意标题,这是我乱糊的



说说从前的事吧。


那时候还没有荣耀,叶修也还只是个赖赖唧唧的普通中学生,上课睡觉下课撒尿,成绩垫底天天迟到,在这个离家很近的小破学校里,像这样的学生有很多,比他还过分的也有不少,但谁的后台都没他这么硬。


不良团体拉他入伙,回绝;看他不爽来找茬,认怂;甚至于还有姑娘看上他来表白,婉拒。


就像一拳头砸到了棉花上,让人感觉无力。


叶修的日子过得悠闲、与世无争,反观叶秋就没那么舒坦了。


他不想去寄宿学校,真的不想,尤其是那种全封闭式的、关学生跟关犯人差不多的寄宿学校。


叶秋是被家人给予厚望的好孩子,从小的生活就是在学校和补习班两边来回,不是不敢反抗,而是反抗永远无效,就像他和叶修说话从来都只有自己被噎死的份,他和自家爹娘说话也是同样的结果。


语言天赋的基因遗传到他这怎么就选择性表达了呢?



那一年,荣耀横空出世。


叶秋,来,我们商量个事。


不干,一看你这表情就知道没好事。


不骗你,这回真是好事。



你不是特不愿意去你那个寄宿学校吗?我帮你想了个主意。


…什么主意?


我跟你换,你替我走读,我替你住读,怎么样?


鬼才信你有这么好心,不干。


确实有点事…唉,我和你直说了吧,最近有几个同校的女生追我追得太紧了,你情商比我高,就帮我搞定一下吧。


就你?还有人追?你也不去厕所好好照照…


我和你可是共用的一张脸,想清楚了再说话。



姑娘是好姑娘,可惜你哥我志不在此,无福消受了。


【叶秋内心:???这话有歧义吧…】


一来二去,最后当然是叶修成功忽悠,啊不,是说服了叶秋,和他交换了学生证。


然后那个星期叶秋就因无故旷课一星期被请了家长,真是惨痛的教训。


叶秋:我是脑子当时有多抽才会信了他的鬼话!



再说说后来的事吧。


功成名就返乡来的叶修还没把家里的沙发坐热就又被叫了回去,下了班过后火急火燎往回赶的叶秋到家没看到人,赶紧摸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去询问,然后突然想起那人压根就没手机,只好又给揣了回去,刚拿到衣兜边时,一条短信发来:


叶秋,跟爸妈说下,我又走了啊,联盟这边有事,我过段日子再回来。


ps.这是我本人的号码,觉得有必要就存下。


---叶修


不同于曾经的那次,他现在走得光明正大了


end.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02

亲情向的双叶 and 友情向的伞修 ooc有


哈哈哈,伞哥又死了一遍-_-


才发现自己双更了


叶修成为了苏沐秋苏沐橙兄妹的挚友。


叶修住进了苏沐秋和苏沐橙兄妹的家里。


叶修有了一张新的账号卡,ID是一叶之秋,苏沐橙取的。


叶修和苏沐秋开始为进入职业圈努力奋斗。


叶修和苏沐秋与嘉世成功签约,合约中标明了账号卡归嘉世所有。


苏沐秋车祸去世。


终于踏进了这个圈子里,还没有让所有人都记住自己的名字,苏沐秋悄然离去,留下未完的大业,留下至亲的妹妹,留下共同奋斗的友人,他,真是走得太过匆忙。


我有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妈,我哥跑了我们为什么不去报警?


阿秋,你听好了。你哥打网游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他的性格怎样大家都清楚。这个家,终究是留不住他的。既然他有他的选择,我们也不能太过干涉,走出家门要吃多少苦头,要他自己亲自去体验了才能明白。


而且你哥在外面也用不着我们操心,年轻人玩几年也就回来了,不像你这傻小子,为了离家出走而离家出走,指不定哪天就被别人给拉去卖了。


叶家夫人淡定喝茶,把后面一句话给咽了回去。


哦,我知道了。叶秋埋着头走回了房间,摊在床上注视着天花板发呆,他突然觉得偷走他行李的叶修也没那么可恶了,自己攒下的钱虽然不少,但也绝对不算多,或许现在的叶修正缩在路边啃白馒头呢,连泡面都没得吃,晚上也只能睡露天坝…叶秋越想越觉得真实,辗转反侧到了凌晨三点多才沉沉地睡去。


此时的叶秋正举着雨伞,带着苏沐橙在街边打车,天色还蒙蒙亮,苏沐橙手里捧着他哥的骨灰盒,好几个司机停了车后看到两人这架势,觉得晦气,踩了一脚油门又开走了。”操,这些孙子……”苏沐橙听到叶修低声骂了一句,哭肿的双眼又有些湿润了,叶修平日里嘴上的嘲讽技能虽是开了满点,但也没说过几个脏字,苏沐橙想起,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听到叶修骂人吧,他和哥哥一样,从来不在自己面前说脏话…


喂,老徐啊,我儿子最近过得怎么样?…拿冠军了?臭小子还有点本事。…没事,过几年他玩心过了自然就回来了。…我老叶家的孩子都是有出息的,不用我操心。…这些年也真是麻烦你了,老徐,有空咱们出来喝一杯。


不用纠结老徐是谁,我胡诌的


伞修的内容到此就结束了,下一更大概这篇文也会完结了


抱歉,比上次还短小…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01

标题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只是随手乱糊的

亲情向的双叶 and 一丢丢友情向的伞修 ooc有

就是想看单方面伤害的叶家兄弟

头回写原著向(虽然不怎么看得出来),难免会有些bug,请谅解qwq

用了一下军官家庭的设定,其他都按原著的来

小破手机打字我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排版






那混账跑了。

带着我的行李。

我攒的钱。

跑去打网游了。

此时的叶秋正在缓慢地接收着当机的大脑断断续续传来的文字信息。

什么感想?一句mmp吧,不对,我是个有素质的人,不能说脏话。

于是叶秋在自己心中狠狠地扇起了叶修的耳光,结果越扇他心头的火烧得越旺,手下那个被扇得双颊红红的家伙顶着那张标准的嘲讽脸看着他,呵呵笑了两声。

傻了吧,哥比你先跑掉了。

马丹,自己被自己给气到不行了,叶不羞你果然是个祸害。

叶修跑了,叶秋就惨了。

自打那天起,他们的爹就特地调来了手下的警卫兵盯人,小伙子特实诚,大概是头回有在领导面前表现的机会,只要叶秋双脚离开家门,他就立马出现,寸步不离地跟在叶秋身后,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他便默默记下第二天报告给叶秋他爹。

小马哥,你不累吗?天天这么跟着我。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特别像保镖,走在路上别人都在往我们这边看。


您可是军人呀,要有军人的尊严,跟着我完全是在拉底您的档次!


小马哥你有梦想吗?

为人民服务。

一直没有开口的警卫兵小哥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

什么玩意?小马哥,你怕是个傻的哟…被这突如其来的回答惊到的叶秋在心中暗暗吐槽道。

出门受限制,不出门也好不到哪去。他们的娘不知从哪淘来了三个专治离家出走的家政工,叶秋新收拾的行李不管是藏在哪儿都能被她们给翻出来,成天看他跟看少年犯似的,还时不时地拉他做做心理辅导,天,阿姨们,你们其实是我娘从高中学校里挖过来的吧?

被看得这么牢,叶秋也只好死了那颗离家出走的心了,之前和那四个监控摄像头斗智斗勇了这么久,突然把这口气松下来了,倒是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思前想后,叶秋决定把自己的重心转移到寻找叶修这件事上。

对,找叶修啊!这可是大事,为什么自家爹娘整自己的劲头比这件事还足?这都大半个月过去了,连个报警的人都没有,虽然他这个儿子当得不怎么样,但再怎么说也是亲生的,不可能就这样随他自生自灭去了吧?现在最该着急的两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好几天没回过家了,叶秋也不敢打电话去问,只好把他所能想到的找人的方法都用了一遍。

多少次,他和那几个贴小广告的趁着暮色通过互相报信躲避着城管的追逐,一来二去,他们还因此结下了一份革命般的友情。

没有身份证,只能靠着汽车跑路的叶修兜兜转转地来到了杭州,杭州好啊,有风景有名胜,但是叶修眼里只有荣耀,所以下车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网吧。

在街头晃了半个上午,他总算是找到了一家愿意放他进去的小网吧,话不多说,直接拿着账号卡上,看着许久未见的熟悉界面,叶修掰了掰手指,进入了状态。

叶修基本算是住进了网吧,没日没夜地泡在荣耀里,老板看他还是个孩子,玩游戏晚得这么疯也担心他出什么事情,就时不时地来提醒他要休息一会。

泡面香烟和荣耀,过着如此不健康的生活的叶修安稳地度过了他离家出走后的第一个星期。

网吧里有个姑娘,长得挺好看的那种,经常站在叶修的身后看他抢怪pk刷副本,一脸笑盈盈地,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找自己搭过话,不会是他得罪过的哪个工会干部认出他来了吧?叶修心中有些小小的忐忑,但手下的操作依旧犀利如常。

后来,那位姑娘带来了一个小伙子,姑娘拽着小伙子走到了叶修的背后,因为带着耳机叶修听他俩的对话听得也不是很清楚,什么你信我啦,这个人真的很厉害;真的啊,不行你们比一次;哎呀就一次嘛用得了多少时间嘛…

然后一只手搭到了叶修的肩膀上,他取下耳机回过头来,看到那人笑着对他说:”嘿哥们儿,来一把不?“


我还是这么短小qwq

今晚浪得太久了,不知道明早还爬不爬得起来上课…

所以说这么热的天为毛还要上课啊